快速导航
产品中心
分类
讲“好故事” 讲好“故事”
来源:产品中心    发布时间:2024-02-13 11:52:52

  对如何做好新闻宣传工作,习指明了方向:讲好故事,事半功倍。这既是对广大新闻工作者的勉励和要求,也是记者们书写之路攀向高峰的努力方向。信息化时代,记者相比以往拥有更多获取和传播新闻内容的渠道。然而,财经新闻因其专业术语晦涩、引用数据繁多等特点,读时费劲、读后难消化,使得可读性和传播范围受限。实践证明,在财经新闻报道中讲好故事,挖掘出新闻事实中具有人情味的因素,能够达到“内行不觉浅、外行不觉深”,有效拉近与读者的心理距离,提高报道的可读性和传播力。专业内容通过生动的故事深入人心,新闻宣传更能充分的发挥党和人民双重喉舌的作用。作者觉得,记者可从培养挖掘故事的能力、深刻理解故事的内涵和提高讲述故事的水平三方面入手,练就“讲好故事”的本领。古罗马哲学家塞涅卡曾说:人生如同故事,重要的并不在有多长,而是在有多好。对财经新闻报道而言,这句话同样适用。诚然,融媒体时代的媒体格局、传播方式等都发生了极大变化,但“内容为王”始终是不变的传播铁律。跑基层,目光对准人民群众。新闻记者应当时刻牢记,无论何时何地都要锤炼“脚力、眼力、脑力、笔力”。深入基层一线,将目光对准人民群众,用鲜活、贴切的语言记录真实故事,用小切口呈现大主题,用小故事折射大时代。常跑基层才能贴近百姓,紧贴一线笔下才有故事。例如,第三十一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作品《杨叔的脱贫日记》,便是作者走访脱贫户时,在一位73岁老人的14本日记中发现的线索。在随后半年时间里,记者多次入村采访,成稿中的小典型折射出新时代脱贫攻坚的伟大成就。作者发挥“脚力”常年在基层奔走,又依靠敏锐的“眼力”捕捉到线索,最终在“可遇不可求”中“遇”到了这个精彩的故事。新视角,旧瓶也能装新酒。在财经新闻报道中,记者常常需要反复对同一领域、同一主题进行报道。这样的报道往往是记者写起来驾轻就熟,读者却感到审美疲劳,记者为读者创造“新鲜感”的难度也极大的提升。作者觉得,在这种情况下需要在掌握充足材料后,调整思路布局,进行深度挖掘,寻找新的展现维度。例如,“15分钟生活圈”的报道通常是以社区为单位,展现居民步行15分钟范围内能到达的便民设施。《解码十年》创作团队面对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,通过手机信号数据展现了一个社区在过去五年生活半径缩短了1.9公里,用侧面视角印证了主题,避免“炒冷饭”。广撒网,好线索往往不期而遇。想找到“好故事”,记者不能在寻找之前就先设定好故事框架,按图索骥去搜索现实案例。这种伫立在虚构地基上的“逆向调研”,无法建造起新的故事大厦。现实往往比想象更精彩。记者在广泛收集素材、尊重采访对象倾诉时,不但可以对自己原有的理解查漏补缺,更有可能收获意想不到的线索。例如,第三十一届中国新闻奖三等奖作品《谁是“老李”》中的主人公,便是作者进村采访时无意中听村民们常提到的名字,结合乡村振兴战略判断有新闻价值,进而采写成稿。仅用眼睛看见的东西还不算发现,若是为了故事性而纯粹写故事,就失去了新闻的思想性。延安时期,同志为《新中华报》题词“多想”,正是鼓励报纸工作人员多动脑、多分析、多思考。“脑力”是新闻工作者思想水平、政治水平、理论水平的集中体现。财经新闻记者要善于挖掘故事的深刻内涵,把好政治方向,让作品具有广度、深度和厚度。具备宏观格局。故事的选取虽然聚焦小切口,但记者要有“一叶知秋”的全局思维,从经济全局性和社会整体性的角度考虑问题,将故事放在宏观大环境下加以审视,并将报道对象与更广泛的社会环境相联系。好的故事将读者引入叙事空间,但若想留下余韵,还需以小见大的宏观格局。透视过程背景。政策发布是财经新闻报道的主要内容之一,报道重点通常会放在政策的结果及其影响上。作者觉得,这类报道可通过进一步挖掘和放大政策制定的过程,尤其是征求意见环节和部门间的磨合,以其所代表的利益博弈与交锋,思考不同群体的利益诉求及原因。总结内在规律。为呈现一篇好稿,记者往往在取材环节就开始发力,获得大量新闻素材,但面对庞杂的素材,并非将之全部塞入文章中才显得丰富。通过故事引出问题或现象才是报道的精华。好的财经新闻简洁有力不冗余,这就需要记者去粗取精、去伪存真、全面思考,在一个个案例中寻找事件背后的内在规律,梳理出新闻事件进展的逻辑结构,整合新闻事件带来的社会意义,使之具备思想性。例如,第三十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作品《哈尔滨一场专为非公、小微企业量身定做的焊工比赛,却只有两家企业参加——一些私企为何不愿参加技能竞赛?》,不同于直接铺列现场情况的常规报道动作,记者反其道而行之,反挖参赛公司数少的深层原因,提出体制机制上必须要格外注意的现实问题并探讨解决之道,成就一篇引人深思、有现实意义的优秀稿件。明者因时而变,知者随事而制。时代在变,新闻人讲述内容的方法不能拘泥于过往“政策+数字+理论”的模式一成不变。融媒体时代,财经新闻应结合受众需求,创新、拓展讲述“中国故事”的方式,使内容更有效地传播和覆盖,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一秒吸睛,从标题开始讲故事。标题是新闻的“眼睛”。面对多种媒介、海量信息,读者展开报纸或打开网页、手机,要看什么、先看什么,会首先从标题中对新闻的价值及可读性进行判断。好的新闻标题能抓住读者眼球,吸引读者进一步阅读。但要明确,注重标题的制作并非是做“标题党”,而是要将新闻报道中最主要的事实,用准确、简约、贴切的语言表达出来,尽量做到言简义丰。在此基础上,如果要更“吸睛”,笔者总结可从个性、感情、美学、悬念、引用五方面入手。个性,指将新闻中不同于其他新闻的点提取出来,让读者对本条新闻的独到之处一目了然,从而提升对其新闻价值的判断。感情,指赋予标题浓厚的感彩,旗帜鲜明地将新闻取向展现在读者眼前,使读者达到文未读而先共情的效果。美学,指将标题制作得或文采斐然或气势磅礴,从而给读者以美的享受。悬念,指将新闻五要素中并不常见、充满反差的事实放在标题中,引起读者好奇从而阅读新闻。引用,指引用采访对象的话语作为标题,将读者直接放置在语境中,拉近其与文章的距离。例如,第三十届中国新闻奖三等奖作品《“这两天是哪天?今天还是明天?”凉山易地扶贫搬迁工作调度会辣味足》,标题直接引用一场例行调度会上的领导原话,“火药味儿”十足,既折射出个别干部的疲沓作风,又传递出敢啃硬骨的攻坚状态,抓住读者眼球。以人为本,从个体反映一般。人是构成新闻事件的主体,也是新闻中最活跃的要素。一方面,应把笔触对准宏大时代背景下个体的故事,将国家视野、历史坐标寓于大众视角、现实感受。同时,也要多展现新闻事实中具有人性、人情的因素,把情感因素融入理性思索中。另一方面,要站在读者的角度思考表达方式,讲述者在采写过程中要时刻品味自己对于故事的感受,如果自己都兴趣寥寥,何谈使读者感兴趣?写作中保持思索使读者阅读更顺畅的行文顺序,从小处落笔,向大处开拓,从某一人物、场景、细节写起,过渡进入新闻主体,结尾可扣回开头事例。例如,第二十七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作品《别了,白家庄矿》,将“去产能”的重大意义灌注到两对父子矿工的故事中,作品开头,寥寥数语刻画同一天不同时间点下几位主人公的状态,展现出煤矿工人为采煤工作半生的付出和离开的不舍,文中大量具体而形象的语言将读者迅速带入叙事空间,在“告别”中写“新生”,展现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度。多重维度,搭建立体叙事框架。很多时候新闻事件发生时记者并不在现场,这就给记者重塑故事带来了挑战。这种情况下,记者除了重回现场做信息采集补充外,可以对故事中涉及的人物进行采访,用多重的视角还原现场,借他人的眼睛讲故事。多重视角不但可以尽量保证故事的真实有效,也有助于丰富故事性。调动感官,文字也要有“镜头感”。文字不同于图片、视频,无法直观地展现现场镜像,这就需要记者通过巧妙的排布,给读者营造身临其境的感觉。首先,从“采”的步骤开始,记者就要留心观察现场和人物,捕捉一切需要我们来关注的细节,详尽地记录下来。一个好的细节胜过千言万语。在“写”的步骤中,注意把握节奏,依据内容或舒缓或紧凑,留下“呼吸感”。其次,对话、场景等可用白描等手法还原,多用动词和名词,通过一个个细节调动感官,还原现场。例如,第32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作品《“生活在这样的国家,太幸福了”》,全文紧扣“断臂再植8小时黄金期”这一时间节点,用时间倒推的形式呈现,加之大量对话、细节,原汁原味地还原出全过程,让读者也身临其境感受到紧张,有力彰显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。总之,想要写好财经新闻,记者需在练好“四力”上下苦功夫:练好“脚力”,沉下身子深蹲基层,在“泥土香”中挖掘鲜活的新闻素材;练就“眼力”,培养新闻敏感性,见微知著,敏锐发现“价值新闻”;提升“脑力”,提升认识水平,善于思考、去粗取精、去伪存真,构思优质、深度的新闻;优化“笔力”,沉心静气、久久为功,用顺畅的结构、洗练的语言、细腻的表达讲述真实故事,提升传播力与影响力。